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轩鼎紫气

风清云淡,碧水青山。国泰民安,顺其自然。凡未注【引用】【转载】者均为安然原创。

 
 
 

日志

 
 

【转载】平型关大捷及其深远的影响  

2015-07-15 10:42:27|  分类: 军队战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型关大捷中的迂回战术

来源: 时代周报   作者:萨苏

  从战术上说,这一战的确达到了一一五师战前所讲“切断平型关后方日军补给线路”的目的。从25-28日,平型关日军三浦旅团的四个大队与后方的联络中断,由于补给不足和缺乏援军攻势停顿,三天中未能前进一步。

平型关大捷平型关大捷


  我把平型关伏击战称为大捷,有一条重要的理由。日本《每日新闻》曾根据其华北特派员的报道,登出平型关伏击战的新闻,并加以实地照片,冠以“我军运输部队在平型关关口附近不明地域遭到从两侧高地的伏击全军覆没(全灭)”的标题。这是我在抗战文献中首次看到“全灭”一词,既然日本人都承认“全灭”了,我方称之为“平型关大捷”,有何不可?

  在日本时,我找到了日军战史中关于平型关战役的一些新材料,带来了三点新发现。

  被击毙日军最高指挥官的军衔

  日军在平型关战死的最高军官是中佐,而且一下死了两个:第二十旅团的新庄淳中佐和第二十一联队的桥本顺正中佐。中佐就是中校,在日军中指挥一个大队的军官军衔只是少佐(少校),中佐属于中高级军官。

  这两个人的身份很有意思。首先是桥本顺正的“参谋”身份,参谋在中国人眼里属于可有可无的次要幕僚,有“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的说法。但在日军中,“参谋”是非常重要的职务,指挥主官不在的时候,常常要负责指挥整个部队的作战行动,军中地位极高。实际上,日军师团的参谋长,也不过是大佐军衔,只比“参谋”高一级。参谋这种职务,通常是日军培养高级指挥官时给予有前途军官的过渡。

  这个桥本正顺如果不是被打死在平型关,很可能是日军中的一颗明日之星。桥本是日本陆大毕业生,1933年到1936年间长期担任“朝鲜军北方特务机关本部”(地点在珲春)的副机关长,军衔少佐,其顶头上司是关东军中著名的老牌殖民专家和野心家河野悦次郎大佐。这个特务机关是镇压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组织,桥本的对手就是大名鼎鼎的杨靖宇。正因桥本在这个任上“功勋卓著”,才被调入第五师团担任师团参谋,也因此,他的军衔为情报中佐。在遭到伏击时,桥本的表现证明了他的军事素养相当出色,所以此战之后,对桥本的死多有惋惜之词—桥本最后的风头,比同时战死的新庄淳中佐高多了。

  其实新庄也是个很值得注意的人物,至少在被包围后,新庄所部的抵抗远远超过桥本部队,八路军的损失,推算起来大半是由这支日军造成的— 这不奇怪,桥本手下多为辎重兵,训练不足,新庄的部下则堪称精锐,数量也远远超过桥本的部队。

  新庄淳的军衔似乎比他的职务要高。新庄淳的职务是新庄自动车队指挥官。这个自动车队(即第六兵站汽车队)包括两个机械化中队,按照建制来说,是一个简编的大队级单位,按说其指挥官应该是少佐级别,然而,新庄却是中佐。原因何在?这是因为新庄部队并不是普通的后勤部队。

  日本陆军在全面抗战爆发之时,最多只能算是半机械化部队—部队的主力还是传统步兵,只是在机动作战时,由专门的汽车部队进行运输,达到快速行进的目的。“新庄自动车队”就是为平型关日军提供这种机动能力的部队。事实上,在平型关作战的日军主力三大队(第十一联队尾家大队、第二十一联队平岩大队和第四十二联队折田大队),正是新庄部队于1937年9月22日从灵丘送到平型关前线的。从现代军事角度来看,新庄部队有一个更贴切的名字—“摩托化部队”。当时日军的机械化程度和西方列强没办法比较,所以新庄自动车队很金贵,“自动车部队”在日军中的地位也因此高于普通步兵部队。出于兵种优势,才会任命新庄淳这样的中佐指挥此部队。

  所以,林彪在平型关这一战,第一,打掉了日军的辎重队,端掉了平型关日军的饭锅;第二,打掉了日军的摩托化部队,打断了平型关日军的腿。这一击,实实在在地打在了日军的软肋上。

  参战日军人数

  第二十一联队的辎重部队到底有多少人?最初研究平型关之战时,我认为这支日军辎重部队(包括担任警卫的高桥义夫骑兵小队)共计250-260人,再加上桥本中佐乘坐的一辆运兵“巴士”上的随员——也就10人左右。但无意间发现的一张照片改变了我的看法。

  照片本身并无特别,但书中对于此照片的一段说明引起了我的注意 —“昭和十二年九月,粟饭原部队大行李从灵邱出发,满目沧桑的北支大行山脉(应为太行,笔者注),艰难的行军,同期小仓中尉也在其中,于是留影纪念,不料却成永别。”

  我快速查找了日军在灵丘的作战资料,发现所谓“粟饭原部队”正是日军步兵第二十一联队的别称!

  我又注意到“大行李”这个词。按照日军记录,25日清晨,日军第二十一联队的大行李队从灵丘出发,携带粮秣、弹药、被服等前往平型关方向,并在这一天上午遭到八路军一一五师的伏击歼灭。我采访过日本老兵,他们说,大行李是一个独立单位,相当于兵站(旅团才有正式兵站,联队只有大行李),编制约百人。

  照片上还有一个特别令人瞩目的地方:在日军的大车辎重队中,居然有一辆汽车!桥本顺正中佐正是乘坐汽车与二十一联队辎重队同行前往平型关的。所以,这张照片上的日军辎重队—据我判断—极有可能就是被八路军包围歼灭于关沟的桥本部队!

  这支桥本所在的辎重部队,根据日军的记录推论,应该包括以下单位:

  第一部分是大行李,前文提过,编制约百人。9月份正值换季时节,估计三浦旅团此时考虑的已经不是怎样拿下平型关,而是冬季作战的物资储备问题了,所以他们携带了大量的被服,以至于八路军缴获的军大衣够整个一一五师每人一件。第二部分是小行李,即普通辎重队,携带日军第二十一联队作战需要的日常补给,如弹药、粮秣等,共计辎重兵70余人,担任掩护的轻重机枪兵15人。大行李加小行李,共计有辎重车77辆。由于辎重兵自卫能力弱,所以日军加派了高桥义夫第三骑兵小队护送,编制60人。再加上桥本顺正中佐及随员,这支部队的日军总兵力为200余人。

  此外,该部应还配备了200人左右的朝鲜或者台湾人。这些民夫也穿日军后勤人员服装,很可能被八路军歼灭并计入战果。估计的根据也是这张照片。图中可以看到,一人牵马三人推车,方可在山间道路行进。当时的日军尚未开始在中国占领区拉夫,所以我由此推测。如果按照77辆辎重车、每辆4人计算,该部也超过了300人,加上高桥骑兵小队和桥本的随员,该部差不多接近400人。不过,日军计算战损时,按惯例,不包括朝鲜和台湾民夫—所以出现了该部在人数上两百和四百的差异。

  新庄所部日军的总人数则是一个谜。他的本部包括两个汽车中队,其中的中西汽车中队共有人员176人,另一个中队不详。另一个中队的人数究竟有多少很难确定,但应该高于中西汽车中队。网上查找的资料显示,日军的一个中队,最少人数为194,最多人数为350。中西汽车中队只有176人,在1937年的日军中是非常罕见的。日军一个大队的标准人数为1091,包含三个中队和大队直属部队,一个中队的兵力在200多人才算正常。

  有日本网页介绍,此战新庄部队的损失为“第六兵站汽车队共出动卡车80辆,计损失卡车75辆,指挥官新庄淳以下43人战死,34人负伤”。这有些令人不可思议—75辆卡车被击毁,连死带伤,八路的子弹手榴弹一共碰着了77个鬼子!

  其实,这个数字的产生是有背景的。新庄这一路,除了自己的两个中队,还携带如下人员 —一个护卫小队和机关人员;到前线的慰问团的若干成员(有资料称三浦敏事旅团长和他的卫队也在其中,但也有资料称当日三浦在内长城前线,故存疑);从前线撤退下来的伤兵和看护人员。伤兵这部分可能是日军损失最大的,因为如果是轻伤,日军前线的野战医院都可处理,日军在平型关前线的鹄子沟就有野战医院。后送的肯定是重伤失去战斗力的人员。战斗打响后,日军汽车兵可以突围逃跑,这部分伤员就很难脱逃了。在日军新庄自动车队代理队长中西的正式报告中,自述这支部队损失了70余人,这个数字常被引用,而日军增援部队进入战场后,自称“新庄中佐以下200人战死”,其区别,就是中西的正式报告只提了汽车队本身的损失,全然没有搭乘日军的损失情况。

  那么,当时车上有多少日军伤员呢?在国民党军的顽强抗击下,平型关前线日军的损失不小。实际上,战斗到28日,据前线的尾家大队报告,全大队1091人编制中还剩300余人。假设这些战斗伤员只有三分之一是25日之前产生的,加上日军平型关下另外两个大队的伤员—即使只有尾家大队的一半,三个大队加起来也有400人,再加上100名看护兵—新庄所部日军,算上伤兵应该在千人左右。

  至于汽车一共80辆,很可能是中西汽车中队的汽车数量(每车正副司机一共160人,加上一个修理班,与该中队176人的记录基本符合),而不是日军全部汽车的数量。我计算过,日军被围部队超过1200人,几乎被全歼。所以,平型关大捷中,日军伤亡千人是比较接近事实的。

  平型关大捷的影响

  平型关大捷的意义在于它是抗日战争中第一次大胜。

  从战术上说,这一战的确达到了一一五师战前所讲“切断平型关后方日军补给线路”的目的。从25-28日,平型关日军三浦旅团的四个大队与后方的联络中断,由于补给不足和缺乏援军攻势停顿,三天中未能前进一步。日军原计划从灵丘方面支援一个联队的日军增援平型关,由于交通中断,不得不让已迂回到大营方向、处于阎锡山军后方、已经攻占浑源的二十一联队主力的两个大队,赶到平型关下支援三浦旅团本阵。阎军无意中逃过一劫。而即便得到了增援,由于补给不济,三浦旅团在平型关下也仅仅是维持而已,攻击效果不佳。

  造成平型关线失守的原因是,日军关东军支队从西侧更远的茹越口突破阎锡山军防线的薄弱之处,国军梁鉴堂旅长战死,平型关守军退路被切断,10月1日被迫放弃阵地撤离。当时在关前苦斗的三浦旅团官兵发现阎军如“雪崩”般突然撤退,纷纷高呼万岁。可见林彪这一刀插入日军软肋造成的伤害,使气势汹汹的三浦旅团成了病猫。

  从战略上讲,这一战给了中国军民特别是国民党军极大鼓励。我参看了日军第十一联队战史,可以看出,战役进行到9月25日,国民党军虽然防守顽强,却几乎没有主动出击。日军取得的最后一个大战果是在一一五师打响的同时,攻占了平型关前极为重要的一九三零高地。

  此后,受八路军大捷鼓舞的国民党军主动出击,从25-28日,一线日军到处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25日上午十一时,国民党军反攻一九三零高地,以迫击炮轰击并试图迂回日军后方。日军的部队是炮兵和车兵,近战能力不足,只好且战且退。双方间隔三百米的距离进行对射,日军退到二线阵地勉强挡住了中国军队的进攻。

  26日晨,国民党军突袭鹄子沟日军野战医院,日军卫生兵和伤员进行顽固抵抗后,医院终于被攻占。

  28日,国民党军对日军十一联队第三大队发动总攻。日军被包围在一个马蹄形的防御阵地中,伤亡惨重,全军从满编的1071人剧减到300余人,弹药用尽,援军无望,日军大队长尾家剑嘱咐护兵烧毁队旗并准备自杀,幸为援军所救。

  这都是此前日军记录中未见的灵活主动战术。此后的忻口战役中,迂回敌后也成为国民党军的重要战术之一。可见,一一五师的平型关之战,的确让当时士气受创的国民党军也为之眼睛一亮 ——原来,和日本人还可以这样打啊!称平型关大捷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战,绝不夸张。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