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轩鼎紫气

风清云淡,碧水青山。国泰民安,顺其自然。凡未注【引用】【转载】者均为安然原创。

 
 
 

日志

 
 

【转载】上天对一个“第三者”的惩罚  

2016-04-12 13:52:12|  分类: 爱情婚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强人欲离婚分更多财产找“小三”色诱其丈

漫画。易星 绘漫画。易星 绘

  原标题:女强人欲离婚分更多财产,找“小三”色诱其丈夫

      来源: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    记者佘玉冰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倾诉人:阿昕(化名) 女 32岁 广西人

  “当第三者当成我这个样子,也真是失败!”面容憔悴的阿昕,似乎还陷在那场荒唐混乱的情感纠葛中,迟迟无法脱身。

  “你或许想不到,我并非心甘情愿成为第三者。这不过是妻子给丈夫设的一个局,而我正是诱饵……只不过到头来,诱饵爱上了猎物,而猎物终究逃不出捕猎者的手掌心……”

  成为“第三者”

  2014年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年。相恋8年的男朋友,在我最后一次“逼婚”中,提出分手。

  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一场恋爱谈了这么久,不是结婚就是分手。可当他绝情地将我抛弃时,那刺骨锥心的疼痛,还是折磨了我很长时间。有大半年,我浑浑噩噩地游荡在各个城市之间,无心工作,更无心开始新的生活。已经30岁的我,对自己的人生感到绝望。

  在南宁做生意的表姑邀我回家乡帮她的忙,她说:“不就是男人嘛,我认识很多不错的,可以介绍给你。”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去了南宁。一边帮表姑打工,一边去见她介绍的那些男人,可没一个入得了我的眼。

  表姑开始带着我进入她的朋友圈,和她交好的女人,几乎都有钱有势,不是嫁得好,就是自己有本事,我很羡慕她们。但人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们很不满足,聚在一起,不是抱怨老公,就是抱怨其他女人。

  其中有个叫“桑姐”的女人,似乎就对她老公“恨之入骨”。桑姐不到40岁,长得挺漂亮,加上会保养会打扮,很有风韵。表姑带着我跟她打过几次麻将,几乎每次都听到她说想离婚。

  “那就离啊,你不是说你老公很软弱,都不像个男人吗?”表姑道。可桑姐却说,他们离婚不像一般夫妻那么简单。

  多年前,她跟丈夫一穷二白,两人共同创业,开了家小型加工厂。当时厂里的工人连他们夫妻俩才5个。而现在,厂房扩大了好几倍,员工也有上百人了。他们也变成了“土豪”。

  “离婚涉及财产分割,谁是过错方,谁就分得少。”桑姐道。这正是让她头疼的问题——她在外边有了其他男人,而她丈夫,似乎清清白白,她找不出丈夫出轨的迹象,反而时时刻刻都在担忧丈夫发现她有外遇。

  “桑姐的老公真可怜。”私底下,我对表姑说。可表姑却不以为然。她告诉我,据桑姐的描述,她老公简直是“窝囊废”,除了埋头苦干外,什么都不会,厂子能有今天,靠的是桑姐拉关系,搞应酬,老公几乎是坐享其成的。换了任何一个女人,都不甘心将辛苦赚来的钱,被无用的老公拿去一大半。

  不久后的一次饭局,我偶遇桑姐。她多喝了几杯酒,恰好又跟外遇的男人吵架,心情很糟糕。“你帮帮我。”桑姐忽然对我说。她说,自己在外边的男人一直催她离婚,她很爱那个男人,跟老公在一起每天都是煎熬,而跟那男人在一起,她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年轻激情。

  她想让老公也有“外遇”,两人都出轨了,这样就算扯平了,至少财产分割不能偏向她老公,而她的良心也不会太难受。“你年轻漂亮,反正也跟男朋友分手了,不如去勾引一下我老公。”我连连摆手,认为她说的是酒话。

  没想到第二天,她居然让我表姑来劝我。她开出的条件很优厚,她甚至说,如果我真能让她老公变心,离了婚,说不定他会娶我,那我不就走上成功的捷径了吗?

  虽然心动,但我总觉得这样去欺骗一个可怜的男人,太残忍,我很犹豫。

  表姑说:“要不,你先见见他。说不定你俩能对上眼。就当完成一个任务,你做了,我好给她一个交待,也可以帮你拿点‘酬劳’。”

  诱饵爱上猎物

  按照桑姐提供的线索,我在她老公常去的夜宵店守株待兔。

  她老公叫阿益(化名),长相平凡,穿着朴素,并不像一般的土豪。我遇到过他好几次,他只吃最普通的炒粉,一瓶啤酒,一碟下酒菜。多数都是他独自来,很少看到有朋友作陪。

  我几次想找他搭话,都没有合适的时机。而他完全没注意到我,无论我打扮得多么光鲜亮丽。一晚,我实在忍不住,端了一碗粉就坐到他对面。他很茫然地着我:“我们认识吗?”我说:“你不认识我,我却见过你好几次了。你怎么都是一个人喝闷酒?”

  他一定觉得我是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所以也不搭理我。可我喋喋不休,其实我也没什么好策略,我就开始跟他讲我真实的经历。讲我放弃工作,父母,去了前男友的家乡,可他浪费了我8年的时间,终将我抛弃。我哭了,他不知所措,一个劲地道:“唉,你别哭,你这样人家以为我对你怎么了,我又不认识你,你跑过来跟我说这些干嘛呢?”“因为你像我前男友!”当然,这是我骗他的。

  可能是我的代入感太强,我的眼神太愤恨,而他又是个软弱可欺的男人,他居然被我镇住了。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而一个男人一旦对女人有复杂的想法,就说明他动了心。

  我就这么跟阿益搭上了线。

  他加了我的微信,我常常跟他聊天,尽管他很少回复我,基本上都是我在说。我也是真心把自己的烦恼说给他听,有很多时候,我忘记了我只是一个诱饵,而他是我要诱骗的猎物。我只是太需要一个倾听者,哪怕只是静静倾听,给一个不痛不痒的安慰。

  一个月后,阿益也终于对我打开心扉。那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他忽然给我发微信,问我愿不愿出来坐坐。

  夜宵店里,阿益点了很多瓶酒,他已经喝得有些醉了。他告诉我,他发现自己的妻子在外边有了别的男人。我装作很吃惊的样子,问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半年前吧,她生日那天本想给她一个惊喜,用了她车子的备用钥匙,想装满一车厢的花……结果,我在后座上发现了避孕套……”他说得很苦涩。

  我又问:“那你怎么不果断跟她离婚?”

  “因为,我还爱着她,我还有两个孩子,他们也需要妈妈,我想给她一次回头的机会,可她最近越来越过分。甚至连孩子都知道那个男人的存在!”

  其实,桑姐一直以来都不太爱阿益。当年,阿益只是他众多追求者之一,相貌平平又没经济实力,连备胎都不算。后来,她被一个有钱男人“戏弄”,深受打击,而阿益表现出的“暖男”风度感动了她,她才最终嫁给了阿益。也是她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坚决要求阿益办工厂,并让他想方设法从亲戚朋友手上借钱。

  虽然开工厂的本金是阿益的,但没有桑姐,也就没有工厂的今天,所以阿益对她还是钦佩和感激的。

  “你太傻!”我有些替阿益抱不平,“你们的功劳是一样的,没有谁欠谁,只能说缺一不可。她背叛了你,你凭什么要忍气吞声?”

  阿益怔怔地望着我,他没想到我比他还激动。或许,就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会心疼阿益,难道,我真的爱上了他?爱情还真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一切终成空

  为了让阿益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妻子有多“龌龊”,我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了他。包括桑姐让我勾引他,让我提供他出轨的证据,作为离婚时的筹码。阿益静静地听我说完,握紧拳头,他反问:“你是为了钱接近我,现在目的还没达成,你却背叛你的‘雇主’,把一切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爱上你了啊,笨蛋!”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遮遮掩掩。

  阿益很吃惊,他结结巴巴地说:“我这种人,还会有人爱我吗?还是,你爱的是我的钱?”

  或许,在我内心深处,多多少少有冲着他的钱去的想法,但更多的是对他的同情,凭什么好男人都要被坏女人欺骗?凭什么我这个好女人却得不到好的爱情?

  我和阿益的关系在那晚发生了“质”的改变。后来我追问他,打算怎样处理他的婚姻。他只是简短地说了句:“我会考虑离婚的。”

  桑姐那边,我也通过我表姑去打探消息,据说她也很焦虑,也想快点离婚。可阿益却迟迟没有动静。

  正巧那时,我前男友主动联系上我,他说这一年多来,他反思过,觉得他辜负了我,他很后悔。如果我愿意,他会亲自来南宁接我,我们重归于好,结婚的事他也会马上操办。如果没有爱上阿益,我一定会对前男友的回头“感激涕零”,毫不犹豫奔向他的怀抱。可如今,旧爱怎比得上新欢。我的心早就属于阿益了。

  我把前男友的短信给阿益看,问他:“你到底爱不爱我?如果爱,就果断离婚,财产什么的,我并不贪心,就算你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也愿陪你重头开始。如果你不爱,请明确地告诉我,我好给自己找条退路。”可阿益的回答,还是那模棱两可的“等一等”。

  这一等,就等到了2016年初。当我从老家过完春节,回到南宁时,居然联系不上阿益了。他把我的微信删除了,QQ拉黑了,电话也设了黑名单。我一下子懵了。而这时,桑姐却主动找上门来。她的态度很明确——她不打算离婚了,她也不计较我“出卖”她,真的跟她老公勾搭上。她让我以后跟她老公划清界限,不要再插足他们的婚姻。

       我不服气,我非要让阿益当面跟我说清楚。桑姐冷笑:“你太天真了,他早就不在南宁了。他不爱你,不然当初我这么想跟他离婚,他为什么不离?你再闹下去,丢脸的是你自己。你不想整个圈子都看你笑话吧!”

  望着桑姐冷漠又轻视的面孔,我忽然意识到,我根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没错,就如同前男友拖着不愿娶我,阿益也一样,因为不够爱,所有没有结婚的打算。

  我入戏太深,倾尽所有,而他们却像个旁观者,给我的爱,也不过是蜻蜓点水,云淡风轻。我哭得不能自已。后来,表姑告诉我,桑姐外边的男人还有其他女人,她被欺骗了,只能回头找自己的老公。毕竟,两人还有孩子和家产,这是永远都不可分割的……

  阿益给我发过一条短信,他说:我始终逃不出她的手掌心,或许上辈子我欠她的……我只能祝你,找个值得爱的男人托付终身。

  这场荒唐的感情让我再次陷入绝望中。或许,这正是上天对我的“贪婪”和愚蠢,做出的惩罚吧。(来源:南国今报)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